上世纪五十年代黄河鬼哭事件终于解密了

黄河鬼故事 午夜读书 39757℃ 0评论

我心里面一直怀疑她到底是人是鬼,今天第一次真真切切地听到她的声音我立马明白这个“传法女孩儿”应该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只是,或许她的道行更为高深一些而已。

那个神秘莫测的传法女孩儿好像跟“定风辟波”很熟似的,居然亲昵地叫它“小风”。

更为惊人的是,“定风辟波”听了她的话竟然真的像一阵风似地紧追鬼影他们而去,逼得鬼影他们根本不敢进洞自寻死路……

“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这次绝对死定了,对了,你是谁怎么称呼你住在哪里啊?”我只怕那个女孩子再次凭空消失一样,道谢过后一连串地问了起来。

可惜的是那个女孩子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右手轻轻一晃,一把锋利的小刀旋转着割断了捆绑住我手脚的绳子然后又回到了她的手上。

“与‘人皮’姐弟两个一块去找你家的那个死丫头去吧!”那个女孩子冷冰冰地抛下一句话,转身迅速消失在了密林深处。

“死丫头?”我活动了几下被捆得有些发麻的手腕儿脚脖儿稍稍一怔马上心中大惊!

因为我突然想起来了,那个声音清脆冰冷而又神秘莫测的“传法女孩儿”曾经数次告诫于我,让我切切不可把情况告诉燕采宁那个死丫头。

听她这话的意思,好像采宁她出了什么事儿!

“不好!”我的心猛地一沉一种不祥之感迅速传遍了全身–

怪不得在刚来的时候我总是隐隐约约感到有人远远地跟在后面,估计她极有可能就是燕采宁。

而甄爱民所说的镇河宗掌教真人的那五个贴身(护)法之所以没有出现在白龙潭对面的山洞里,肯定是执行别的什么任务去了。

虽然不知道情况究竟如何,但那个神秘传法女孩既然这样说,估计采宁她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和危险!

想到这里我顾不得手脚仍然还有些麻木,也顾不得我浑身被潭水早已湿透,我立即拔腿就朝关押甄爱英、甄爱民姐弟两个的山洞冲了过去。

“彥青兄弟!”甄爱民姐弟两个见我浑身湿漉漉地活着跑了回来,惊愕惊喜地叫了出来。

“我没事儿,但是采宁她可能遇到危险了。”我一边说一边寻了把刀子割断绳索把甄爱民给放了下来。

“怎么回事儿兄弟你别急你慢慢说!”甄爱民虽然嘴巴上安慰着让我不要急,但他的语速语气明显也是十分急促。

“不知道,我得尽快回去看看再说。”我搓着手感到身上有些冷。

“彥青兄弟你别急,你先进去换身儿干衣服别病了,我们一块过去。”被甄爱民放了下来的甄爱英也很是关切地一边说一边指了指洞内的深处。

“好的,多谢,有衣服的话我得先换一身儿!”

我答应了一声匆匆跑到洞内深处借助一盏小油灯瞧了瞧,里面果然存放了不少衣食用度之物。

急切之下我也顾不了那么多,我连忙找了几件干衣服鞋袜之物换上然后就冲了出去。

“兄弟别急,咱们一块去!”甄爱民根本不问鬼影他们那些人的情况,也没有婆婆妈妈地问我是怎么从白龙潭逃命上来,而是干脆果断地表示与我一块去找燕采宁。

甄爱英也是毫不犹豫地说如果能够帮得上我的话,用她这条命去换她都决不推辞。

“谢谢两位!”我心里面很是感谢他们姐弟两个如此仗义。

事情紧急、不容多叙,我与甄爱英、甄爱民他们两个离开山洞以后急忙沿着来路匆匆返回。

我们三个都是一边跑一边扫视倾听着周围的动静,如果发现采宁正在遇到什么危险的话,我们三个正好可以前去相助。

可惜的是周围并没有什么动静也根本没有遇到燕采宁,我们只好继续急奔赶路。

我虽然年轻身体好,但来的时候毕竟就已赶了几个小时的山路,经过这一番折腾,刚刚走了一个多小时我就有些气喘吁吁了。

“阿弟你背着彥青兄弟吧。”甄爱英见我的速度慢了下来,于是冲着甄爱民吩咐道。

“不用不用,我能坚持。”我知道无论身手功夫如何毕竟大家都是血肉之躯,在这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匆匆而行都是很累的,怎么能让甄爱民背着我。

“过命之交还能怕出点儿力气不成!”甄爱民二话不说把我背了起来仍旧大步流星地往前赶。

我心里面很是有些过意不去,但甄爱英、甄爱民姐弟两个却是不容推辞地表示,彥青兄弟你如果见外的话那你就下去好了,要是还认我们姐弟两个不是外人就不用多说什么。

见他们姐弟两个如此仗义,我也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

甄爱民背着我一路小跑地冲了半个多小时,我感到他的呼吸了粗重了起来,连忙表示我缓过劲儿来了,甄大哥你赶快放我下来就好。

“不用不用,我不累,没事儿的。”甄爱民虽然身上有些发热却是速度丝毫不减。

后来在我极力要求下他才放我下来,我们三个继续朝燕采宁所住的院子赶去。

在黎明时分,我与甄爱英、甄爱民终于气喘吁吁地赶到了地方。

“采宁呢,采宁她去哪儿了?”见燕采宁的两个小师妹已经起床在打扫着院子,我急切地冲着她们问道。

“咦,胡大哥你怎么从外面回来了呀?”其中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睁大眼睛很是好奇地瞧了瞧我与甄爱民三个,然后扭头指了指,“三师姐她们还没起床呢,估计应该也快了。”

“噢,那就好!”听她如此一说我心中稍稍有安,继而干脆走到燕采宁所住的房间敲起了房门,“采宁在吗,采宁起床了吗?”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一个还正拿着梳子梳头的姑娘歪着脑袋看了看我:“三师姐昨天晚上不是找你去了么?嘻嘻,你把我师姐带哪儿去说悄悄话了呀竟然一夜没回来……”

转载请注明:午夜读书 » 上世纪五十年代黄河鬼哭事件终于解密了

喜欢 (6)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