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五十年代黄河鬼哭事件终于解密了

黄河鬼故事 午夜读书 39759℃ 0评论

听郑仁君如此一说,我这才睁大眼睛仔细去看,发现果然正像他所说的那样,困住我的这个虚实难辨、略呈半透明的笼子上面竟然密密麻麻地浮雕着许多梵文咒语,隐隐约约似有铮铮的梵音绕耳一般,果然不是寻常之物。

想必耿忠义他老人家也是被这种什么“那罗法笼”给困住的吧。

这个时候,郑仁君慢慢走到了我的跟前,然后从脖子上取下了那枚紫色怪牙,问我说这个宝贝当真是你胡老弟的吗?

我明白现在这个情况说什么也没有用,所以并没有开口回答郑仁君的问话,只是在心里面默默地念叨着,将来有机会一定要把这枚紫色怪牙给夺回来。

“这样吧,只要你好好跟我配合合作,我不但可以放了那个老怪物,而且干脆把这个宝贝也一并送给你,好吗?”郑仁君冲着我晃了晃那枚紫色怪牙,然后又慢慢地戴到了他的脖子上。

我当然想要了解一下,郑仁君煞费苦心地把我们几个引到这个船上究竟想要干些什么。

郑仁君开出的条件很简单,就是要我利用古巫门已经信任于我的情况,让我暗中效力于镇河宗,然后一步步里应外合彻底铲除古巫门。

听郑仁君如此一说,我突然想到了柳曼荷曾经所说的情况,就是古巫门许多人莫名其妙地死于镇河宗之手。

看来那一切极有可能就是郑仁君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在暗地里配合着镇河宗。

如今他郑仁君已经暴露了,所以就想要我胡彥青替他潜伏卖命。

“胡老弟你就别犯迷糊了,你跟着古巫门有什么好混的?嗯,只要你进了镇河宗,我保你金钱用不尽、美女随便玩儿,何必非要提着脑袋异想天开地去折腾什么黄河鬼门?那有什么意思又有什么好处……”

郑仁君一本正经地对我说,实话跟你讲吧,镇河宗财宝无数、富可敌国,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只要胡老弟愿意跟着我一块混,金钱美女那真是随你的便!

见斯文儒雅的郑仁君一提到金钱美女竟然两眼放光,我这才明白他为什么会投靠镇河宗–古巫门那些人整天折腾些树皮皮草根根的中药材,当然不可能让他金钱无数、美女无数。

所以他就没有经受住镇河宗人的暗中拉拢,最终成了镇河宗的犬牙帮凶!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装着慎重考虑了一会儿的样子,终于点了点头答应了郑仁君,想要好歹先脱身再说。

“那行,我之所以把他们几个一块弄过来呢,其实是为了方便你胡老弟交份投名状!”

郑仁君笑了笑对我说,地蜃、人皮和程爽他们三个叛出了镇河宗,掌教真人下令一定要全部杀了他们,反正他们三个是活不久的;

胡老弟你今天既然愿意效力于镇河宗,正好可以拿他们交份“投名状”,也免得到处再找别人,那样很麻烦呢。

听郑仁君这样一说我马上就傻眼了,没有想到姓郑的这个伪君子居然心机如此之深、如此阴险狡诈!

“呵呵,怎么样啊胡老弟,你郑大哥替你考虑得还算周全吧?根本不用麻烦你去乱杀无辜的,反正他们三个也活不了多久,倒是正好可以成全一下胡老弟!”郑仁君笑得很是阴险。

答应郑仁君只不过是我的权宜应付之计,我当然不可能会杀害程爽他们。

“如果胡老弟你没有这方面经验的话,大哥我可以给你示范示范!”

郑仁君一边说一边转身取来了一把二尺来长、看上去极是锋利的短剑,不由分说地朝距他最近的甄爱民刺了过去。

那种虚实难辨的“那罗法笼”虽然极为坚固、困住人以后极难挣脱,却是有拳头大小的缝隙存在。

在我惊骇之下大声叫喊的同时,郑仁君手里面的钢剑已经刺中了甄爱民的腹部,然后向外一拔,甄爱民捂着肚子的手就被鲜血染红了。

“怎么样啊胡老弟?你要是没有看清楚的话,大哥我不怕辛苦,不妨再多给你示范示范!”

郑仁君一边说一边竟然朝附近的耿忠义走了过去,“胡老弟你这次可要看清一点儿啊,其实杀人这点儿小事儿刚开始是有些紧张,一旦习惯了就好!”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处,短时间内大脑一片空白,虽然是急得三尸神炸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因为郑仁君完全把我逼到了悬崖之间的独木桥上–答应他,就要亲手杀了程爽和地蜃作为投名状;不答应他,我就得眼睁睁地看着包括耿忠义在内的几个人,被郑仁君谈笑风生之间喋血于此。

“好了!我答应你、我答应你!”见甄爱民捂着肚子一脸的痛苦,而郑仁君提着那把带着鲜血的钢剑已经距离耿忠义不远,我额头冒汗地急忙叫喊了起来。

“这次胡老弟你真的考虑好了?会不会后悔啊?要不要大哥我帮你再示范一下?”郑仁君依旧风度翩翩、很是亲切地说道。

“等一下,等一下啊,我再考虑一会儿,你先别动,让我考虑一会儿,就一小会儿……”

我一边擦着满脸的汗水尽可能地拖延着时间,一边心急火燎地考虑着这该怎么办、这该怎么办!

这事儿确实不好解决,无论如何都难以保住耿忠义他们几个的命!

郑仁君在谈笑之间把我逼到了难以抉择的绝路上面!

就在我心急如焚、无可奈何而又实在不甘认输放弃的时候,我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袁万年当初曾经对我说过的话。

那天在船上临走的时候,袁万年对我和燕采宁、柳曼荷说,袁某就在这黄河底下养身清修,恩公和两位姑娘以后在黄河上只要遇到什么麻烦需要帮忙时只需冲着河面连叫三声“袁万年”,袁某就能感应得到,只要不是相距太远,他都一定会及时赶来。

一念至此,我一边假装答应着郑仁君,一边急切地高声叫喊着袁万年的名字。

“袁万年?袁万年是谁、在哪儿呢?”郑仁君愣了一下朝周围瞧了一圈,然后又走到船帮处看了看,一脸的迷惑不解。

我暂且顾不了那么多,也顾不得袁万年究竟是不是那个高高瘦瘦老和尚的对手,急切之下只是大声叫喊着袁万年的名字。

郑仁君愣了一会儿以为我在故意虚张声势,于是轻蔑地笑了笑,再次提剑朝程爽走了过去。

转载请注明:午夜读书 » 上世纪五十年代黄河鬼哭事件终于解密了

喜欢 (6)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