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五十年代黄河鬼哭事件终于解密了

黄河鬼故事 午夜读书 39755℃ 0评论

“什么宝藏?这话是从何说起?”我心中一惊,但表面上仍旧装出完全茫然不知的样子反问道。

“我这人不喜欢说废话,也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儿,我建议胡彥青你别等这儿血流成河再跪地献出来,那样不好看。”

赛元霸轩昂沉稳,果然像个智勇双全之辈,只是与鬼影不愧是师兄弟,都是太过高傲自负。

“呀呸!口气不小!有种敢与本姑娘单独切磋一下再口出狂言也不迟!”

见赛元霸口出狂言竟然说什么要我胡彥青跪地相献,燕采宁立马忍不住了,细眉一横冲着赛元霸斥责道。

“我这次是来搬金银财宝而不是找人单挑切磋的,抱歉啊,你敢放肆当心被乱箭射死!”赛元霸咧了咧嘴傲气不减,“要想切磋讨教,等你们献出那些金银以后我倒是可以指点你几招!”

“特么你小子仗着块头大就不知姓什么了啊?老子今天倒是要掂掂你有几斤几两!”

旁边脾气火爆、精壮有力的席方勇不等我同意,提了把胳膊粗细的铁棍就猛地朝赛元霸冲了过去。

只听“咻”地一下锐物破空之声,一枝箭镞竟然直接穿透席方勇的胸部往后又飞了几米才扎在了地上。

“有胆你们就放箭开枪,大不了咱们一块同归于尽!”

赛元霸昂着脑袋毫无惧意地说道,“更何况你们那些破箭在射程上远不如我这种钢弩;我说过,我这次带人是来搬金搬银的不是单挑打架的,哪个再敢找死我一样成全他!”

我与燕采宁相互看了看,都觉得今天这事棘手难办:对方不但有柳曼荷薛小丫她们在手充当人质,而且赛元霸这家伙有勇有谋与鬼影一样根本不把死神看在眼里。

我很想大手一挥下令放箭射死他们,但理智告诉我这绝对不是身为门主所做的草率不智之举–抛开柳曼荷与薛小丫不说,对方那五六十张钢弩肯定也会同时把我与采宁等人当场射杀。

同归于尽的事不到万不得已还真不能干,那不是勇敢果断而是匹夫鲁莽之举–个人无所谓,但作为一门之主绝对不行。

“怎么样胡彥青,你要是舍得用几十条命跟我赌上一把那就试试,否则我劝你尽快老老实实拿出那批金银,免得到时你人财两失!”赛元霸完全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就在这时,一个高大挺拔的年轻人从左侧凌空而来落在了双方的弓弩射程之内,黑色披风猎猎而动十分飘逸潇洒。

“程护法你来干什么?你不是沉尸元江了吗?”赛元霸率先喝问道。

“程某早已不是什么护法,以后叫我爽爷就好!”

披风猎猎而动的年轻人一开口,我就认出了来者竟然就是程爽,就是让柳曼荷日渐消瘦的原镇河宗程护法。

不过不等我开口相问,赛元霸已经分出十多个弓弩手对准了程爽并且厉声叫道:“射死他!”

“程兄小心!”来不及多作他想,我本能地高声叫喊了一句。

“没事儿的!”程爽一边回应了我一声一边抬手扯断了系在脖子上的披风带子。

与此同时,十多枝锋利的箭镞离开钢弩以后带着强劲的破空声直袭程爽而去。

“完了完了,程爽好不容易从元江死里逃生可惜这次又遇到了……咦?”我心中一紧瞬间又转成了惊愕惊喜。

因为在箭镞离弦的同时原本迎风猎猎而动的披风突然向前一扫,竟然把十多枝利箭全部扫落,程爽手提披风站在原处不闪不避、神色如初。

“程大哥……”对面作为人质的柳曼荷惊叫一声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激动的,竟然叫了一声双腿一软晕了过去。

我则是顾不了那么多,心里面一刹那间想的是趁着对方有十多人正在重新装箭的时候下令放箭,却发现对方仍旧有四十多张钢弩瞄准了我们。

除了想要同归于尽以外,我根本没法下令放箭–对方的硬弩无论是射程还是精准度都要远远强于我们这边所用的弓箭。

“放箭!”就在我心里面激烈挣扎要不要下令放箭的时候,赛元霸再次发出了射箭的命令–对方在钢弩上重新装箭的速度相当地快。

不过,离开钢弩的十多枝箭镞再次全部被程爽用披风瞬间全部扫飞落地,程爽神色依旧岿然而立,颇有几分力挽狂澜的伟岸之势。

我扭头与燕采宁相互看了看,惊喜之余都明白今天的事情终于有了转机–照此继续下去的话,程爽很快就能耗光对方的箭镞。

赛元霸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故而手下虽然再次迅速装箭于钢弩,他却并没有第三次下令放箭。

“姓程的,几个月不见长本事了啊,敢不敢过来领教几招?”

刚才说什么都不愿与人单挑过招的赛元霸,这个时候主动冲着程爽叫了一声。

“不敢跟你领教!”程爽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

“既然你不疯不傻知道不是对手,速速去罢,我饶你一次。”见程爽倒也有自知之明,赛元霸立即大度地挥了挥手,表示以前毕竟同为镇河宗人,有什么事改天再说。

我心里面有些暗暗佩服赛元霸了–这家伙倒真不是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遇事只凭血气作主的人,他这分明是以夺金大局为重,想要先分化程爽。

“不敢跟你领教,因为你还不配;不过教你几招爽爷我还是乐意的!”程爽突然话锋一转笑着说道。

“好!”赛元霸被程爽先捧后摔给弄得有些尴尬,点了点头立即双手一扯上衣,几颗钮扣立马散开迸落–甩掉上衣后的赛元霸身上肌肉虬起、块块突兀,堪比国际级别的健美冠军。

伴随着一声沉闷而响亮的怒吼,身高两米开外、肌肉相当发达的赛元霸好似犀牛一般直奔程爽而去,看那架势恨不得像《说唐》里面的隋唐第一好汉李元霸将天宝无敌大将军宇文成都双手一扯撕成两片一样。

“程爽不要与他以硬碰硬!”见程爽不但不惧反而也朝赛元霸迎了过去,深知赛元霸力大无穷的甄爱民高声提醒道。

“放心!”程爽应了一声脚不停步迎向赛元霸,竟然根本没有听从甄爱民的好心提醒,与赛元霸以硬对硬的双掌相击。

一击之下二人均是脚如犁铧一样扣地后退、不分伯仲高下。

“喝!”见程爽以硬碰硬地接了自己一掌居然并未倒飞胳膊断,赛元霸嘴边像炸雷陡响一样化掌为拳、抬脚飞踹。

程爽并没有像赛元霸那暴怒如牛,依旧风度翩翩却毫无惧色地以硬对硬。

赛元霸果然力量很是惊人,击向程爽的一拳落空砸到一株云南铁杉上面,那株腰粗的铁杉竟然被砸得糙皮乱飞,树冠也略略抖动。

现场不分敌我均是嘘声一片,很是惊叹赛元霸果然名不虚传、力量惊人。

更重要的是赛元霸力大雄浑却并不缓慢迟钝,拽拳飞腿快如闪电、呼呼生风,真是颇有李元霸那种一力降十会、神力傲群雄的气概。

就在我们都为程爽捏把汗的时候,让人意料不到的情况发生了:程爽右手化拳为掌像刀一样劈在了赛元霸的脖子上,赛元霸刹那间就像头上被狠狠地闷了一棍那样懵了。

让人更加震惊的是,程爽竟然探身弯腰把黑铁塔一般的赛元霸提在手里像风车旋转着冲向了那些手持钢弩的人群里。

那些家伙一时慌了手脚,掉转钢弩却不敢冲程爽放箭,毕竟他们的头领赛元霸像个人形挡箭牌那样就在程爽的手里。

众目睽睽之下,程爽像虎入羊群一样所到之处人仰马翻,那五六十个弓弩手一下子乱了起来。

“扔掉弓箭冲上去!”我当然不肯错过时机,由于场面已乱不宜放箭,我马上抬手一挥高声叫道。

“弟兄们跟我上!”鬼影率先冲了过去。

燕采宁倒也不屑与一些喽啰之徒动手,只是依旧紧紧地站在我的右前方保持着戒备之姿。

由于程爽擒贼擒王不但击败了赛元霸而且把他当成挡箭牌一样冲乱了那些弓弩手,再加上鬼影又带着几十个古巫门弟子如狼似虎一般猛扑过去,所以问题解决得很是干脆利落……

“曼荷你醒醒,曼荷你醒醒!”程爽冲乱弓弩手以后并没有大开杀戒,而是很快丢掉赛元霸弯腰托抱起了晕厥过去的柳曼荷,一脸的关切急切。

“有余神医在,柳姑娘没事的,当然,她的心病还需程兄你来治!”我和余神医一块迎了过去。

“一时激动晕厥而已,并无大碍,很快就会醒过来的。”余神医一探柳曼荷的右腕儿便开口宽慰程爽说。

“谢谢谢谢!”程爽这才放心把柳曼荷交给古巫门几个女弟子,与我们握手寒喧了起来。

转载请注明:午夜读书 » 上世纪五十年代黄河鬼哭事件终于解密了

喜欢 (6)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