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五十年代黄河鬼哭事件终于解密了

黄河鬼故事 午夜读书 39760℃ 0评论

毕竟换作任何佛道之人,绝对都会抓住这个名利双收的大好机会;

如果趁着这个机会攀上高官富豪、名人明星啥的,以后就可以上上电视、办个讲座,或者是出本书、办个养生辅导班甚至是办个公司,然后再收几个影星歌星的徒弟,那绝对是名利双收啊;

当然,那样的话也好让这羊台道观趁着机会变得香火鼎盛起来;

可惜的是那个法锐道长不识时务,刚开始是借故婉拒不见,到后来干脆一声不吭地外出云游去了,根本不给人家面儿见;

当时有人说他傻,有人说他不识时务,也有人说他可能是闲云野鹤惯了,反正无论咋说都是觉得那个法锐道长错过了大扬其名的宝贵机会;

后来那些官员富豪、影星歌星啥的几次前来拜访求见却老是寻他不着,人家慢慢地也就不再来了;

不过,附近的老百姓却很多次看到那个法锐道长居然与市井小民品茶闲聊、谈笑风生,丝毫没有半点儿架子,反而好像聊得很是愉快;

甚至有人见过法锐道长与几个乞丐叫花子称兄道弟的,丝毫没有嫌弃人家又贫又脏;

最离谱的一次是,那个法锐道长正与两个流浪汉在路边闲聊的时候,羊台观的小道士匆匆忙忙地找到他,说是有个中国什么商会的会长在本地官员的陪同下带着几个人前来求见、请法锐道长务必尽快回观接待;

那个法锐道长居然一本正经地表示,他正与兄弟聊天儿根本无瑕回观,让小道士帮他推辞婉拒那个什么商会的会长……

这样时间一长,法锐道长不但没有名利双收,反而把当地的官员给带罪了。

毕竟很多高官名人啥的前来,一般都会有当地的官员陪同或者是提前通知羊台观作好接待贵客的准备。

那个法锐道长倒也厉害,好像能准确占卜预知什么时候会有人找他一样,所以每当有当地官员前来羊台观通知他不要外出,什么时候有某某要人前来拜访,法锐道长总是恰恰外出云游去了,谁也联系不上找不着他。

次数多了,当地的某些官员自然很是恼火,觉得必须给法锐道长一点儿颜色瞧瞧,让他知道要想继续在羊台观修行,就必须尊重他们,就必须得听他们的。

于是,一纸盖着某部门大红公章的通知下到了羊台观,说是由于发展啦规划啦为了百姓的利益啦等等原因,羊台道观必须立即进行拆迁,逾期当依法强拆处理。

遇到这种事儿,有关系有门路、懂得当下世情的人自然知道该怎么办。

可是那个法锐道长不但没有着急、没有主动示好请求当地官员的照顾,他竟然还傻呼呼地表示,这羊台道观始建于大唐武德年间,历经战乱无数、匪患无数,就连当年的日本鬼子都没有拆掉它,这次仍然不行。

见法锐道长如此不识时务、不识抬举、不懂变通,很快就有几个部门联合执法,表示为了当地的经济发展、为了附近百姓的利益,必须立即依法进行强拆处理;

当时强拆的场面很是壮观呐,除了钩机挖掘机民工啥的,还有城管警察甚至连救护车都停在了附近;

看那架势,这次依法强拆绝对是在所难免–尽管附近的百姓坚决反对拆掉这座历史悠久的道家宫观,但人家说是为了百姓的利益是依法进行的。

法锐道长没有抗法,也没有撞了南墙才知道低头求情,而是玉树临风一般站在羊台观的大门台阶上淡淡地说道,福生无量天尊,我劝各位还是早点儿散了吧,免得自寻晦气、后悔莫及。

说完这些,法锐道长转身踱步就走了进去,丝毫没有把那些依法进行强拆的人群看在眼里。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当那些人准备进行强拆的时候本来晴天白日的突然刮起了大风,那简直是天昏地暗啊,而且轰隆隆的雷声就在头顶上炸响。

带队强拆的领导知道不妙,像受了惊吓的野兔子一样慌里慌张地就跑了;

带头的领导一跑,其他人自然也就作鸟兽散,眨眼间就跑个净光。

据说那天带头强拆的人回家以后还生了场大病,差点儿去见了阎罗王,后来依法强拆羊台道观的事儿就再也没人敢提,好像那个法还挺不错的,想依就依,不想依就可以不依……

“我这就带他去羊台道观!”燕采宁听老太太简单讲了一下羊台观法锐道长的情况以后马上美眸一亮,好像看到了希望似地细眉一扬这就要走。

满头银发神采奕奕、面色像婴儿那样红润有光泽的老太太见燕采宁如此急切,只得摇头长叹一声,表示行不行去碰碰运气也好;只是那个法锐道长既然低调淡然,想必是倦惹红尘不会轻易救人啊……

老太太的话还没有说完,燕采宁马上就很是坚定地轻声说了八个字–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满头银发的老太太表示她对羊台道观比较路熟,还是跟燕采宁一块去一趟吧。

燕采宁说做就做,马上找了辆桑塔纳与那老太太一块带着我直奔羊台观而去……

可惜的是匆匆忙忙赶到羊台道观以后,观里的一个小道士说他的师尊确实是道号法锐,只是目前不在观中,到省城昆明去了,估计再过半个月才能回来。

至于法锐道长具体在昆明的什么地方,小道士表示委实不知而且也联系不上。

带我一块前来的那个老太太就劝燕采宁说,省城昆明那么大,连个准确地址与联系方式也没有,人海茫茫的到哪儿去找啊,看来胡彥青这孩子命该如此、强求不得,回去算了。

燕采宁却是没有放弃的意思,仍旧再三向小道士询问如何才能尽快找到法锐道长、法锐道长以前去昆明多在何处、去找何人、去办何事、可有亲友在昆明某处等等。

或许那个眉清目秀的小道士见燕采宁确实是志诚坚毅吧,小道士思忖片刻终于开了口:“福生无量天尊,看来姑娘确有诚心求见家师,如果姑娘不怕辛苦不怕麻烦,我倒是有个法子……”

转载请注明:午夜读书 » 上世纪五十年代黄河鬼哭事件终于解密了

喜欢 (6)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