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五十年代黄河鬼哭事件终于解密了

黄河鬼故事 午夜读书 39756℃ 0评论

小道士一边说一边从腰间解下一块青玉模样的东西,表示姑娘带上此物前去昆明试上一试,如果家师仍在昆明的话,家师会感应到的;若有机缘,家师自会现身相见。

燕采宁恭恭敬敬双手地接了过去以后连连道谢,然后真的吩咐司机这就上高速直奔省城昆明。

一路上,那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摇头叹息,说燕采宁真是太痴太固执。

在不知道具体地址、没有联系方式的情况下要想找到素昧平生并无来往的法锐道长,比大海捞针实在是容易不了多少。

再说还不知道那位法锐道长会不会已经离开昆明去了别处。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在省城昆明幸好能够见到法锐道长,还不知道人家有没有那个修为能力、愿不愿意出手相助呢。

对于老太太的说法,燕采宁只是简简单单地轻声回答说,做什么事不难呢,只要有希望就不妨试试嘛……

后来的事情正像老太太所说的那样,下了高速赶到省城昆明,放眼望去人海茫茫,上哪儿去找什么法锐道长?

燕采宁请司机开车沿街道慢慢开着,又请老太太注意一下街上的行人,看看有没有那个法锐道长,她自己则是握着那块青玉一会儿一看,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省城昆明实在是太大了,直到第二天下午也是一无所获。

原本充满一线希冀的燕采宁神色也渐渐黯淡了下来,只得听从老太太的建议还是回去算了。

就在即将离开昆明市区的时候,突然有个蓬松着长发、浑身脏兮兮的流浪汉拦在了桑塔纳的前面,先是作了个揖然后就摊着右手表示要钱。

中年司机不耐烦地按了按喇叭示意对方赶快让开。

这种事儿我以前我也见过很多,一般情况下只要司机乘客不愿意给,乞丐流浪汉们往往就会识趣让开而走向另外一辆车继续讨要。

但是这一次却是例外,那个浑身脏兮兮的流浪汉根本没有让开的意思,再次作了个揖仍旧伸着右手表示要钱。

中年司机火气很大,一边不停地按着喇叭示意那个流浪汉赶快让开,嘴里面一边骂骂咧咧,说是特么的要不是法律不允许,老子真想撞死你!

车喇叭继续响着,那个流浪汉似乎也是迟疑了一下却是仍旧没有让开道路。

中年司机降下了车窗玻璃,把头伸到外面高声叫喊着让他赶快滚远点儿,要不马上下去揍他。

我半躺在后排的车座上看得非常清楚,那个流浪汉确实是面现迟疑害怕之色,但他竟然像豁出去了一样仍旧不肯让开路子。

就在这时,坐在我旁边的燕采宁冲着前面的司机叫道:“师傅(司机的尊称)别生气,正好我兜里有些零钱,你给他好了。”

燕采宁一边说一边把一张五元的纸钞递向了前面的司机。

“也行,那家伙太烦人了。”中年司机接过钞票以后把手伸到外面朝那个流浪汉晃了晃,“给,拿去吧!”

那个流浪汉马上冲了过来,一手接过那张钞票一手紧紧抓住车窗不放:“谢谢谢谢,我那棚子里还有病人,麻烦就再多给我一些吧,一百块钱就行。”

“去你麻批的,你棚子里有病人关我鸟事儿,你以为老子我是开银行的啊,这钱是人家乘客给的,再不赶快把手拿掉,当心夹断你的爪子,快松开!”

中年司机很是火大地张嘴就骂。

“求求你们就再多给我一些吧,我真的需要钱去给老娘看病……”那个流浪汉一边苦苦哀求一边透过车窗的缝隙朝里面瞅着。

“滚!”中年司机实在是按捺不住火气,很是简洁地免费送给了对方一个字。

“算了,各有各的难处,就再给他一百吧。”燕采宁又递给了司机一张百元大钞。

这一次,那个流浪汉并没有伸手去接那张百元大钞,而是透过车窗缝隙冲着后面大声叫道:“你们来这儿是不是找人的啊?是不是还没有找着?”

“嗯?你怎么知道?”中年司机愣了一下不假思索地开了口。

燕采宁也是细眉一扬坐直了身体。

“昨天晚上,有个小伙子叫我就在这儿等着让我哪也不用去,说是会有人给我好几百块钱的,”

流浪汉一边说一边摸出了个地摊货的电子手表,“那个小伙子还给了我一块表,说是今天下午四点二十五分一十七秒,一定会有一个车牌号是**594的黑色小车由北向南过来,而且车开得很慢,说是让我拦住车就会有好几百块钱,我都等了好长时间啦……”

“是个什么样的人?大约有多大年纪?”燕采宁马上按下后排的车窗冲着外面急切地问道。

“是个高高的小伙子,估计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他说他叫啥来着?好像叫法锐还是啥的……”那个流浪汉一脸认真地回答说。

转载请注明:午夜读书 » 上世纪五十年代黄河鬼哭事件终于解密了

喜欢 (6)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